头图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保山频道 >> 头图 >> 正文
千年一路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1日 13:50:06  来源: 保山日报

  原标题:千年一路 

范南丹 摄

澜沧江特大桥施工

秀岭隧道施工

大柱山隧道施工

大柱山隧道顺利贯通 资料图

  约3600年前,一队神秘的马帮,驮着丝绸,从成都平原的三星堆出发,进云南,入缅甸,再到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约旦、古埃及、土耳其等国,脚步跨越欧亚大陆,把东方文明带进了遥远的西方。

  这条被史学家称为“蜀滇身毒道”、涂抹着厚重南北民族迁徙痕迹和民间贸易色彩的自然通道,早在秦统一前,就已成为古代巴蜀商人的秘密通道。秦帝国灭亡后,汉武帝刘彻两度大规模开凿西南夷道,将“五尺道”推进到洱海地区,同时开凿另一条夷道——“灵官道”,之后开通永昌道,并于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设立了永昌郡,这是汉王朝远在西南的全国第二大郡,也是南方丝绸之路上汉王朝在大汉版图上的最后一个国内的大型商品集散地和中转站。

  历史竟有着惊人的重合。

  一条道路承载的商业秘密、人文情怀和纵横诗情,该是多么的博大和辉煌!时间的河流淌过2000年后,这条道路依然让我们追随不已,感怀不已。 在“一带一路”一步步踩出坚实脚印的背景下,作为泛亚铁路西线、中缅国际铁路大通道在中国境内最后一段的大瑞铁路,于2007年3月20日奠基。2008年6月,大瑞铁路大理至保山段正式开工。历经30万次工人14年的开山辟路,2022年7月22日,大瑞铁路大理至保山段正式通车。

  保山再次成为一条承载着辉煌文明道路的枢纽。

  这是千年之后永昌道上新的商贸之旅、文化之旅,更是提升云南对外开放水平,推动我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的重要通道。

  大瑞铁路大保段133公里,其中隧道103公里,桥梁10公里,平路20公里。重点工程简称“两隧一桥三站房”,即秀岭隧道、大柱山隧道、澜沧江特大桥、漾濞火车站、永平火车站、保山火车站。14年修一条路,其中的艰辛和付出,与《水经注》里的歌谣如出一辙:汉明帝时通博南山,道行者苦之,歌曰,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渡澜沧,为他人。

  这个“为他人”,就是14年来所有建设者的愿望和奋斗的精髓。

  秀岭隧道:

  “这条路 让人肃然起敬”

  7月16日,我们在漾濞县境内的秀岭隧道入口中铁八局四分部项目部,见到2008年开工时的“元老”岳彬、姚伟、陈坤、罗勇,这几个当年来的时候还是20来岁满脸稚气的大学生,如今已是胡子拉碴的两个孩子的爸爸、工程技术的专家,他们与近万名劳动者一起,为了通车的8分钟,在这里默默坚守了14年。

  中铁八局承建的大瑞铁路站前Ⅰ标,全长69.72公里,秀岭隧道就有17.623公里,是全线的重点控制性工程。

  按业内的话说,秀岭隧道地处遇风成粉、遇水成泥的“滇西红层”地质段,最大埋深1115米。14年来,建设者们穿越了7条断裂带,遭遇了3次突泥涌水、97次大规模塌方及无数次的溜坍,突破了73段软岩大变形等复杂、危险地质地段,创新施工工艺,改良施工工法,刷新了同类隧道独头掘进亚洲最长纪录。

  秀岭隧道六分部项目经理姚伟在突泥涌水和塌方中无数次闯过鬼门关。2014年8月,姚伟带着3个技术员和4个工人在大坡岭隧道的一个掌子面进行支护作业,因埋深比较大,爆破开挖之后,打破原有平衡压力,隧道处于高压状态,地下富水在高压和不良地质条件下,突泥涌水快速爆发,7秒钟涌出1000多方泥浆,8个人瞬间被埋。出于求生本能,他们奋力挣扎,在极限时间内爬了出来。事后,任何一个人不敢跟家里人讲。

  随着隧道独头掘进不断深入,施工作业环境也日趋恶劣。受断面大小、地形条件的限制,巷道式加辅助压入式管道通风效果有限,掌子面含氧量较低,较洞口降低30%,相当于海拔4000米高原作业环境。隧道穿越高地热地段,作业面最高温度达43摄氏度,最大湿度接近100%,高温高湿缺氧的作业环境时常让施工人员难以忍受,作业效率也大幅降低。

  为改善作业环境,有序推进施工建设,现场采用调整风机接力位置、增加射流风机数量、运送冰块物理降温、增设人员临时休息室等措施,大幅度降温、降尘、增氧,有效改善了洞内作业环境,确保了隧道有序建设。

  根据围岩特点,中铁八局首次将悬臂掘进机工法创新运用到隧道施工部分地段,提高施工效率40%以上。通过专家论证、技术攻关,成功攻克了防溜坍控制、突泥涌水风险防范、高地温热害防治、软岩大变形控制等隧道施工难题。隧道开工至今,先后开展了100余项课题研究,获得国家专利2项、省部级科研成果3项、企业级科研成果41项,为我国特长重难点隧道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采访中,中铁八局大瑞项目部书记张庆爽说的最感人的一句话就是,“进入这条路,就让人肃然起敬”。一是为隧道边的另一条伟大之路——滇缅公路起敬,二是为在大瑞铁路流过汗、流过血的劳动者起敬。秀岭隧道堪称滇西地质博物馆,这些大学生在14年的历练中已成长为国家建设领域的专家和专业人才,他们积累的经验,已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能修秀岭隧道的人,已经没有他们修不了的隧道,不管从工程技术和心理素质精神上,他们已毫无畏惧。

  澜沧江特大桥,

  古今三条通道的同纬度重合

  南方丝绸之路从四川成都到南亚印度,所经之地全是高山峡谷,激流险滩。这条中国西南面向南亚进行贸易、文化交流的主要通道,国内段既翻越了大小凉山、博南山、高黎贡山等几大山脉,又横穿了岷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几大水系。而澜沧江上的霁虹桥,则创造了古今3条通道同纬度重合的奇迹。

  无论是几百、上千年前的舟楫摆渡,还是后来的铁索桥、钢架水泥桥,直至今天天堑变通途的澜沧江特大桥,都惊人相似地把桥址选在了同一个纬度的同一个点上——兰津渡。在澜沧江中游的这个渡口,我们始终不能忘怀霁虹桥给过我们的种种温暖记忆。尽管,给过我深刻人文情怀,给过我真正视觉震撼的古道霁虹桥和摩崖石刻已沉入江底60余米,可我还是愿意一次次站在这奔腾不息的江边,听大风颂歌,看浊流滚滚。

  由中铁大桥局承建的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一端连接大理,一端连接保山,沧江飞虹,是全线的重点难点控制性工程。大桥全长528米,主跨342米,为上承式劲性骨架钢筋混凝土提篮拱桥。主拱采用钢管拱内填、外包混凝土结构,桥面至江面高差270米。

  在江顶寺旁的项目指挥部,我见到了年轻的工程师唐宇,这个帅气的湖南小伙子,给我介绍了一系列大桥建设中克服的难题:大桥地处峡谷区和风口处,桥址上下游附近均有滑坡体,四周交通不便。受特殊地理环境和气候所限,澜沧江特大桥采用“二次竖转”工法施工,在世界建桥史上尚属首次;“二次竖转”角度之和达130度,其竖转角度目前在世界上最大;大桥单边竖放重量达2500吨,也是世界桥梁施工之最。他说,创3项“世界第一”建桥纪录的澜沧江特大桥顺利通车,为我国在高山峡谷区和风口处建设大桥积累了宝贵经验,标志着我国拱桥建设仍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在穿山而过的“江顶寺隧道”旁边,已成古道文化经典的千年牌坊仍立在劲风中。牌坊之上,一面是“觉路遥”(远),一面是“兰关耸”(峙),杨慎《兰津桥》诗曰:“织铁悬梯飞步惊,独立缥缈青霄平。腾蛇游雾瘴氛恶,孔雀饮江烟濑清。兰津南渡哀牢国,蒲塞西连诸葛营。中原回首踰万里,怀古思归何限情。”这是几百年前杨慎在兰津渡惊险渡江的详实记录。在艰辛艰险的马帮时代,也许行程太过遥远,所以行路之人,才在这沧江之顶,立了这个牌坊,以抒在这耸峙的兰津关卡道路遥远的感慨。

  如果今天杨慎在现场,会写出什么样的诗句呢?

  大柱山隧道,

  横断山腹地的奇迹

  从江顶寺下到两山夹峙的澜沧江边眺望澜沧江特大桥,这条沧江飞虹,东岸,挑的是江顶寺隧道,西岸,挑的就是如雷贯耳的大柱山隧道。正午的艳阳下,大柱山高耸入云,隧道口悬在半空,如一个希望之门,等待复兴号从澜沧江特大桥驶入。

  2008年8月8日,大柱山隧道正式开工。

  保山地处横断山脉腹地,云桂公司专家说,百年里中国人在横断山以生命筑路,滇缅公路、成昆铁路都是筑路史上的奇迹,被联合国称为“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之一的成昆铁路,从横断山脉边缘通过,而大瑞铁路,则穿越了横断山脉。

  从横断山脉腹部穿过的大柱山隧道是大瑞铁路全线最高风险隧道,正洞全长14484米,平导(副洞)全长14315米,因为地质复杂,山势险峻,无斜井等辅助施工条件,隧道施工只能从进出口独头掘进。

  因为要穿越12条断层,断层还存在6条(总长1200米) 破碎带、岩溶、岩爆和软岩大变形、放射性(1600米)、高地热(39℃)等不良地质,施工中易遇到突水、突泥和围岩失稳、岩爆等地质灾害,其中1.27公里还含有瓦斯气体。其恶劣的地质环境,让建设工期从最初的5年半调整为8年,后又调整为13年。

  大柱山隧道开工第一年,韩方瑾走出兰州交通大学校门,来到大柱山隧道建设工地。在12条断层中的燕子窝断层,韩方瑾和同事们24小时轮班施工,26个月只掘进了156米,平均每天掘进约20厘米。“在其他地方,用手指抠都能抠这么长……”韩方瑾说。

  “水深火热”是大柱山隧道广为人知的施工环境。受澜沧江断裂带影响,大柱山隧道的涌水能轻松灌满21个西湖。这种围岩裂隙水最高涌水量可达每小时3300立方米,最大水压3兆帕。可以打透岩石的钻头,在这里有时竟然打不进去。“硬岩富水”四字,形象描述了施工地段的地质特点。

  韩方瑾和同事们在隧道掌子面水平钻孔,放入防水工业内窥镜对探孔内出水点、岩性进一步观察判定,制订了“远水近排、泄水降压”的施工方案。这一方案使得硬岩富水段顺利实现带水作业,掘进工作快速推进。硬岩富水段的这一泄水降压工法在大瑞铁路其他隧道得到了推广应用,并被评为省部级优秀工法。

  12年后的2020年4月28日8时36分,超级工程大柱山隧道贯通,韩方瑾也成长为出色的铁路工程师。火车只需7分钟就能穿越14.5公里的大柱山隧道,却有很多筑路人,为了这7分钟,付出了12年的青春。

  作为中缅铁路通道的重要干线,大瑞铁路连接南亚、东南亚国家,推动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开通后将使云南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搭上历史的快车道。

  研究南方丝绸之路道路文明20年的永平县文联主席张继强说,从汉武帝开通永昌道以来,千年之间,我们这条道上依次有蜀身毒道、滇缅公路、320国道、大保高速、大瑞铁路,不管是时间维度还是空间维度,我们的方向没变,目的地没变,与南亚东南亚进行经贸交流和文化交流的美好愿望没变,和平发展的希冀也没变,所以,千年一路,为我们打开的是通往世界的广阔道路。(刁丽俊)

责任编辑:董明强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