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保山频道 >> 要闻 >> 正文
高黎贡山“守护神”!他们的故事堪比国际大片!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4日 14:25:00  来源: 云南网-腾冲新闻网

原标题:高黎贡山“守护神”!他们的故事堪比国际大片!

亿万年前印度洋板块和欧亚板块激烈碰撞,大地颤抖,高黎贡山横空出世,一个孕育生命、保护生命的诺亚方舟应然而成。当“冰河时期”的动物因为大多数东西走向的山脉无法翻越到南方避难时,跨过5个纬度带、绵延600公里的高黎贡山成了它们的绿色通道,很多动物在迁徙的途中也就随遇而安,留在了高黎贡山,所以高黎贡山被称为“世界物种基因库”、“野生动物的乐园”,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最关键的地区之一。

在这座聚集无数珍稀动植物的大山里,人性的贪婪与公众的保护意识形成了“盗与守”两股势力。

位于中缅边境的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自治站管理着128002亩的莽莽原林。自治站辖区国境线长23公里,因保护区与缅甸山水相连、与怒江州浑然一体,自治站成为了守护者与偷盗者较量的最前沿阵地。

“黄杨木”是经济价值较高的木材,被称为“木中君子”。2017年2月4日,本来是中国人欢度春节的日子,但自治站的3名护林员还在茫茫林海中风餐露宿,当3人巡护至中缅边境北9号界桩时,护林员发现保护区的黄杨木刚被盗伐现场,但木材并未背走,护林员不顾辛劳,爬到保护区最高的山顶,找信号打电话向站长姜兴伟汇报,姜兴伟立即组织5名职工护林员前往支援堵截,由于时间紧迫,并且担心在山上护林员的安危及心态,大家顾不上吃饭,带了一点干粮,以最快的速度行进,本来正常6个小时才能到达,用时不到4个小时,有个别人员几乎虚脱。

前来支援的护林员与山上的护林员汇合后,大家心里踏实了,静下心来商量堵截方案。因为盗伐木材的偷盗者可能有暗哨,并且熟悉山形地形,必须出其不意。最后大家决定不走小路,直接翻山梁子朝着盗伐现场方向去堵截,当时天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队员们带了电筒,但只能将灯头用手捂着,让灯光从手缝里露出稍许,因为违法人员一旦发现灯光就会怀疑,并逃逸。这可难为了护林员,山是70-80度的陡坡,是原始丛林,荆棘密布,且护林员上山时已经消耗大量体力。加之灯光必须尽量放暗,很难看清路,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滑倒时为了保持平衡,手就要去抓旁边的林木做支撑,结果好几人是抓住了带刺的林木,手掌被扎得满是鲜血。

| 巡护穿越

护林队来到一个盗伐人员必经的路口,设置好包围圈,并每人准备了一根木棍防身。大概22:00多一点,有两名违法嫌疑人进入了包围圈,站长姜兴伟带头冲出并同时大喊:“站住”,嫌疑人顿时被吓住,回过神来随即抽出携带的长刀挥舞,企图冲开包围圈逃跑,大家即提木棍应战,将两名嫌疑人逼退到了一个1米多深的窝坑边,乘势而上迅速控制住两名嫌疑人。据嫌疑人供述,还有一人会背着木材经过此地,大家继续埋伏,又堵截了一名嫌疑人,其他嫌疑人由于被惊动,都四散逃去。当日战斗结束,回到护林点已是凌晨4:00,而此次战斗,站长姜兴伟被砍4刀,分别位于胸口、衣服口袋、衣服侧面、大腿位置,四个地方迷彩服均被砍破。

2017年5月24日,自治站开展正常的深度巡护, 由于18人的队伍目标大,容易打草惊蛇,于是站里安排4人的先行小分队,从北9号国界向10号国界侦察行进。

在快要到达平河大结坝的时候,小分队听见了狗叫声,队员敏感的意识到可能有人在盗猎,于是通过对讲机向站长进行了汇报,姜兴伟要求小分队注意隐蔽,不要暴露,并做好侦察工作,等待后续支援人员的到来。

人员汇合后,根据狗叫的方位和路口的脚印分析,违法嫌疑人很可能从平河大结坝通往缅甸的两个山脊丫口返回,但带狗打猎一般都带有枪支,姜兴伟要求大家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见机行事,实施堵截抓捕。方案计划分成两个作战单元,第一单元负责下横路丫口,第二单元负责上横路丫口。由于上横路丫口还要爬又长又陡的的一个大坡,并且嫌疑人通过的概率较大,姜兴伟指挥该单元作战,战术采用三方围堵的方式进行堵截,围堵时正面阻击组在中间,左右两翼负责包抄,左翼兼顾放哨,发现嫌疑人时及时用对讲机通知正面阻击组,行动以正面阻击组的喊声为动令,一旦正面阻击人员喊“站住”,则其余人员合而围之。

很快包围圈设好了,虽然山风呼啸,但大家都是屏息凝听,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比平时更清晰了,时间仿佛静止。果不其然,盗猎者鬼祟而至,朝着姜兴伟负责的第二作战单元而来,3名盗猎者每人端着一支枪,那一瞬间,姜兴伟大喝:“站住”, 3名盗猎者立即将枪口调过来,对准姜兴伟,面对3支黑乎乎的枪管,时间瞬间凝固,电光火石之间,两翼人员迅速合拢,将盗猎者团团围住,在强大的震慑和法律攻心下,3名犯罪嫌疑人沮丧的放下了枪支,共缴获一支三八大盖枪、一支五六式冲锋枪、一支射钉枪,子弹数发。

事后才发现其中的两支军用枪支子弹当时已经上膛,保险已经打开,只要手指头一抖,姜兴伟就会倒下。

高黎贡山缅方一侧,道路四通八达。违法犯罪人员从车辆行进不了的地方,走到保护区核心区及资源丰富的的地方不超过半个小时,而自治站的管护人员最低要走6个小时以上的山路才能到达,违法犯罪人员往往携带武器,但保护区的林政执法人员和护林员没有相应的武器装备。

2010年,自治站经过和边防部队尝试开展了几次联合巡护,发现震慑效果比较明显,保护区人员安全也得到保障,后将这个情况向上级单位进行了汇报,在上级大力支持下,2013形成了由保护区牵头,森林武警、森林公安、林业稽查中队共同参与武装联合巡护机制,机制实施以来效果非常明显,被推广到了全省其他地方。

2019年机构改革,森林武警、森林公安的职责发生了变化,原来的机制运转不了,为了巩固武装巡护成果,自治站积极和当地边防解放军、边境人员出入境管理站、边防派出所加强联系沟通,共同做好边境管控工作,适时开展武装巡护,将保护生态文明的高压态势保持好、巩固好。除了武装巡护,自治站还通过民间交往的方式和缅方一侧的地方头人友好交流,努力成为朋友,请他们对保护区的建设和发展给予大力支持,同时与怒江州保护区轮流召开联席会,签订联防联控协议,将违法犯罪活动消灭在萌芽状态。自治站辖区自1999年边境发生大火以来已经21年没有发生森林火灾;从1993年自治站成立伊始涉林违法犯罪活动频繁,到现在一年难有一起案件,形成了让违法犯罪分子不敢干、不想干、干不了的高压态势。

自治站现有职工4人,护林员22人,这支队伍之所以服从指挥、听从安排、能打恶仗、打胜仗。首先是大家把高黎贡山这座母亲之山当成了自己心里真正的家,站里同时也制定了一套有效的管理办法,办法明确了各个岗位的职责和权利,规定了各项值班制度、请假制度、奖惩制度。护林员有脱岗的“捐款”2500元,有不服从组长安排的“捐款”1000元并回家反省,有迟到的“捐款”200元……面对严苛的制度,本来薪水就少的护林员“不敢拿钱开玩笑”。

其次是自治站培育了特有的单位文化。一是公正文化。自治站的职工、护林员都是单位大家庭的一份子,在处理利益和责惩上,手抹桌子一样平,从不厚此薄彼,不会受情感的干扰而产生不公现象,所以长久以来就形成了我只要干好我的工作,不怕得不到单位的认可;二是斗争文化。敢于斗争、敢于拼命,每一次在面对违法犯罪分子的砍刀、枪口时没有一个退缩,展现出强大的精神震慑力。对外斗争强悍,对内也不孬,开小组会时常争论激烈,但大家讲道理,懂规矩,道理说透亮了,也就一笑泯矛盾,许多事情得以在争论中沉淀下来,处理得更好、更完美。三是团结互助文化。职工、护林员工作上、生活上出现困难或者解不开的结,大家能出力的出力,能出钱的出钱,有路子的找路、铺路,站内同志不幸生病住院,首先他不必担心工作问题,因为有人替他上岗值班,替他处理分内事务,医疗费用上需要单位帮助申请补助的,自己不用操心。四是主人翁+自信文化。自治站的职工、护林员无论在任何场合讲到自己单位都是说“我们站”、“我们站长”、“我们家护林员”,虽然是简单朴实的表达,但其中主人翁的情结和对单位的自豪感溢于言表,大家都把单位的事当自己的事,与单位共进步、共发展,对单位充满了自信。

单位文化增强了团队凝聚力战斗力向心力。两年后即将退休、但还激情澎湃的监测工人老韩,虽然是工人身份,但许多珍稀物种就是他组织拍摄到的,如红鬣羚、云猫、羚牛等,高黎贡长臂猿的日常监测也缺少不了他;被称为“树亲爹”的加宝,因为对植物比较熟悉,属于乡土专家,许多工程师都自叹弗如;熟悉五种语言的“翻译官”小宽同志,在中缅边境范围内没有交流不了的民族和缅籍人员;熟悉山水地形的“活地图”大王同志,每座山、每条河、每条路都在他不大的脑袋里存着,即便是大雾漫天,他也能找到回家的路;猎人世家永金同志,对人和动物的痕迹比痕迹专家还分析得准,一旦有人活动过,他都分析得出是什么地方的人、来保护区做什么、性别、活动时间和路线,是不折不扣的“追踪者”;熟悉枪械的退伍老兵阿磊,曾在军事比武中多次获奖,可以将枪械快速拆装;还有善于控制违法嫌疑人的退伍老兵立斌同志、善于野外生存的永有同志……这些可爱的人汇聚成了强大的正能量,让违法犯罪分子闻风丧胆,轻易不敢越雷池。

| 边境警示牌

今年疫情期间,根据腾冲市疫情防控指挥部部署,自治站全面封锁进入林区道路,并强化巡逻力度。自治站辖区8号、9号边境民间通道及小道就成了保家卫国的战场,大家在护林点坚守岗位,雨雪无阻,共劝返缅籍欲入境人员21人。 

| 布设远红外线相机

自治站在管好资源的基础上做好科研监测,成果斐然。拍摄到了高黎贡羚牛的珍贵影像资料,这是近40年以来在高黎贡山南段拍到的第一组影像,中央电视台对此进行了报道;在不同的地点监测到了30年不见的云猫;首次发现并拍摄到了红鬣羚的珍贵影像;全球不超过150只的天行长臂猿有13只定居在自治辖区,对长臂猿开展定群、定猿、定人监测,让这些“森林歌唱家”能尽情高歌。(腾冲市融媒体中心 沈祥贵 自治站

责任编辑:范春艳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