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保山频道 >> 要闻 >> 正文
今天,我要“点”一些人的名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2日 18:30:17  来源: 云南网

  今天,我要“点”一些人的名,我要点那些美丽的人的名。

今天,我要点那些“战疫”中美丽的人的名

  在保山市第二人民医院,连日来,全员上“战”场,共同抗“疫”。大家坚守一线与新冠肺炎抗争,分秒必争,他们在一线与时间和生命赛跑。而在后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是“二院人”,也不是医护人员,他们是交警、老师、摄影师,是社区守门的大爷,但他们与医务人员一道携手前行,全力筑牢疫情“防火墙”。他们用手中的笔和镜头,用文字、绘画、音乐和镜头去抗争去表达对医务人员和生命的敬重、希望和祝福,去表现那些在抗击疫情中的每一个瞬间 ,只为等待抗“疫”胜利时举杯同贺。

  陈枫君:暗香浮动、清绝出尘

  陈枫君谦虚地说:“我不是文艺工作者,只是一个普通的市民,但也想用自己的方式‘致敬坚守、歌颂奉献’。”这是她给医院创作了“平安是福”剪纸画后在朋友圈写下的话。

今天,我要点那些“战疫”中美丽的人的名

  在保山文艺界,大家都知道她是出了名的才女,书得一首好字,剪得一手好纸,写得一手好文,人人钦羡。她既不在文艺系统工作,也不在文艺系统里兼职或担任任何头衔,她供职于交警系统,是一名档案管理员。她自己说不是文艺工作者似乎也完全说得过去,若非要说她是一名文艺工作者也没问题。工作忙碌之余,几乎处处可见她的身影,送春联、读书会、文艺志愿等多种场合。那张圆圆的脸庞上总是笑靥盈盈,笑一笑,十年少 ,在她身上一览无余的印证,我已认识她多年,仿佛时光于她只会擦肩而过,每次见面她都如初。

今天,我要点那些“战疫”中美丽的人的名

  1月29日下午,枫君带着她刚完成的剪纸作品“平安是福”出现在了医院,我的鼻子陡然发酸,幸福与感动的暖流在心间莫名生起。尽管医务人员都戴着口罩,但从他们红润的眼眶里我看到了大家对眼前这个女子的敬意。她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还是大吃一惊,说实话,从朋友的角度讲,这个时候我并不希望她出现在医院。我敢肯定,她也一定有过顾虑,有过犹豫,可是,最后,她还是来了。而当她带着她的“福”站在我眼前时,我瞬间明白了,她又怎会缺位呢?

  后来,她在《等冬去,春来》一文中写下:“等春来,听说太保山上的梅花开了,经过了冬的苦寒后,暗香浮动、清绝出尘。”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暗香浮动、清绝出尘”的女子呢!

今天,我要点那些“战疫”中美丽的人的名

  她说:“疫情爆发后,每天在新闻上看到医生夜以继日地奋战,我无不被他们感动着,总在想自己能做点什么?在看到《保山市文联关于助力疫情防控,积极投身创作的倡议书》之后,我找到了灵感和创作方向,当即决定用剪纸来表达我的祝福。”数日后,系列【抗疫·感谢有您】呈现在我的面前。

  在这冬春交接之际,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但在这静谧的气氛中却潜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寒凉殆尽,花未开,暗香已浮动,清绝必出尘。

  摄影人:最美镜头逆行者

  “姐,需要我做点什么?”这是摄影师聂子涵看到市二院发起的志愿者倡议书后给我打电话时说的第一句话。

  “我需要留下一些影像资料,但需要深入一线,可能会危险,而且资料和图片你不能随意用,也没有报酬。”

  “姐,你多虑了,面对疫情,这是我能做的,我无条件服从你的安排。害怕危险、要报酬还打你电话干嘛,拍摄的全部资料我自愿捐献给医院。”

今天,我要点那些“战疫”中美丽的人的名

  “好吧,你来。我们开始工作。”电话的这端,我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

  这是2月2日,我和摄影师聂子涵的对话。讲真,不触动我内心是不可能的。这段时间,许多患者打电话咨询“我们能来看病么?”“我们能进入医院么?”,在公众的眼里,似乎进入医院就意味着“感染”。

  我们的站位是不一样的,于她,是工作,而于他,就是一位赤城的热爱祖国的公民。他们不是公职人员,没有固定的工资,日常收入要靠自己出勤。 

  在医院里,时刻都有很多感人的事儿发生着,太需要用镜头记录下来。聂子涵帮扶了我在宣传和记录工作上的不足,也正因为他,让我看到了自信,看到了弥足珍贵的希望,看到了面对疫情时源自心底的大爱。

  2月3日上午,聂子涵带着摄像器材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我给他穿上了手术隔离衣,外面再穿上了志愿者服。由于他体型有些高大,在穿衣时也费了些周折,他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才得以顺利把穿上后手术隔离衣,一天的工作由此开始了。天气并不是很好,从早上到下午一直都很阴,我们拍摄的是纪实资料,能让照片“说话”要比平时更加艰难,在一线环境下取景也有些困难。他的两台相机一个变焦一个定焦,需要随时转换,半天下来,我看到了红红的志愿者服外面外面已是湿漉漉的一片。

  下午给我照片时,他再次说:“姐,今天拍不好,明天我们继续。”

  2月10日,来自云南高黎贡文化传媒公司的苏润国给我打了电话,提出打算拍摄一个关于医护工作者的公益宣传影片。我问:“收费吗?”他说:“这是我的义务,既然是义务,收费还会给你打电话吗。”挂掉电话,他带着他的团队和拍摄器材赶到了医院。

  见面后,大家确定了公益宣传的拍摄主题,围绕医务工作者和志愿工作的开展进行现场取景。在拍摄中,他说:“本来团队里还有一位在昆明的导演要来,他做公益题材类宣传影片非常专业,但因疫情,几方努力终不能成行,只好自己带着团队来了,拍摄的影片质量可能会有点遗憾,还请你请医院见谅。”“

  一天的拍摄下来大家已疲惫不堪,后期制作还需要4天左右,这个团队在后面辛勤付出不难想见。

  在记录这些稿件时,我的脑海一次次有镜头在回放,只因为被感动着,总有讲不完的故事,说不完的心里话,即便反复重复的话语也从不觉得啰嗦。面对疫情,太多的人坚毅而勇敢地站出来,所有人只有一个信念:我们永不放弃,我们永怀信心。

  这样一群可爱的摄影人,向他们致敬。

  我们永远是“战友”

  “我志愿参加并认真负责码字”,这是晓亮兄弟在微信上给我的留言,简洁而充满温情的语言。码字,是我们这些喜欢用笔头抒发心境描绘生活的文学爱好者之间的不成文的‘暗语’,实际上,就是写作。

今天,我要点那些“战疫”中美丽的人的名

  他叫王晓亮,他是隆阳区幼儿园的老师,是他们分园支部的支部书记。此前,我们一起写本地少数民族的纪实文学,写白族村寨老百姓的柴米油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自此成了“战友”。

  后来,他和我说起,面对突发的疫情,他开始时是慌张的,整个人都是懵的。恰逢假期,他可以堂而皇之躲在家里,不用出门,甚至什么也不用去做。因为,除了紧张,揪心,他实在不知道要做什么。

  此刻,正值假期。作为教师,早已开启漫长的寒假模式,但面对疫情,作为一个党员、一个写作者、一个教师他开始时确实很苦恼,虽然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关注疫情,想尽自己的一点力,可自己不是医护人员,不能在一线,专家也说戴好口罩呆在家里是对自己对他人负责,但自己的内心反复告诉自己“不能闲着”。“着急”的他挨过了新年,他决定不能再当一个“旁观者、休闲者。”于是,就有了后期的一系列白衣战士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笔下。

  2月3日,他打来电话,在电话中说:“姐,一直以来看到太多人在行动,也看到你的朋友圈,你们公众号里的一些文字,我想尽一份力,但又实在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我说:“你可以的,用文字的力量,我们是战友,你愿意一起上‘战场’吗?”他满口应答。我知道他的困惑,他一直是一个做事写文都比较严谨的人,没有直观的体验他很少会提笔书写,作文的速度也“慢”的惊人,正如他曾经和我提起过,有一次,他在电脑面前整个下午盯着一个段落没落一个字,反倒被她妻子说笑的故事。而这一次,他让我惊讶了。

  于是,我说,他听,并把一些素材提供给他。几个小时后,他发来文稿,且不论质量,单是速度也颇让我吃惊,细细咀嚼,还超乎我的意料,字里行间,情浓,意真,从文稿中丝毫看不出他在“局外”,而是一直和我并肩站一起,一起经历着那些难挨而又动人的时间。后来,他每一次发来文稿之后都会说:“姐,我再看看,有问题我们再商量。” 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里,在电脑的两端,我们奋笔耕耘。在他的笔下,一个个感人的故事鲜活起来。医院里那些“我来”,“我是党员,让我来”,那些逆行的人,在我们的笔下,呈现给了大家。

  两天后,他给我来电说:“姐,我可以来医院看看吗?”感动之余,我还是坚决否定了。“姐,我在楼下了,可以上来吗?”我不便再说,只是嘱咐他戴好口罩。

  后来聊天时,他说起,来之前他和她爱人商量过,他爱人坚决不同意,他反倒安慰她爱人说,只要戴好口罩做好防护,也没那么恐怖,再说那么多医生坚守前线为我们守护,何况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自己也是一个写作者,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写文章总不能靠编故事吧。他还拿作家村上春树来举列,在村上看来,作家是这样一种人“用尽所能,想尽一切办法检验语言的可能性,极力拓展那有效性的范围。没有这样的冒险精神,任何新事物都不可能诞生。”

  2月6日下午,我们在医院办公室见了面……

  谢谢你,我的“战友”。

  谢谢你们,那些所有“以生命赴使命,秉初心显担当。”的你们。

  谢谢你们,是你们的付出,点量一座城市的希望。

  后记:谨以此文,献给奋战在抗疫战场上的文艺家们

  云南网通讯员 段杏花

责任编辑:毛雪勰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