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山频道/ 民生论坛
保山学院小吃街浮生记
2013-12-02 17:28:2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近期,保山学院原本以“脏、乱、差”闻名并且久治无果的小吃街问题终于“尘埃落定”,被保山学院以“铁腕”手段进行拆除整治。回顾小吃街与学院的“斗争”历史,不禁让人诧异此次拆除整治工作的突然性。

问题小吃街何以成为“小强”

保山学院南北两侧以及横盖篮球场的小吃街对于学院的学生来说可以说是“爱恨交织”。保山学院南侧的小吃街与白纸房相连,北侧的小吃街与山脚村相连。南北两侧的小吃街犹如学院的两条臂膀将学院与两个村寨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使得小吃街的“领地”由学院两侧向内部扩张。

虽然小吃街在生活中给学院学生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是其存在的“种种现象却让学院领导头痛不已。数年来“脏、乱、差”几乎成了保山学院小吃街的代名词,虽然学院领导多次痛下决心整治却总是无果而终。这样的现象不禁让人疑惑,问题小吃街如何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脏、乱、差”的小吃街何时才能得到整治?

据了解,学院与小吃街之间存在着的产权问题,使得学院整治小吃街的举措频频失利。学院内天天租车行的老板告诉记者“学院虽然很想整治小吃街问题,但是学院一直没有土地的产权,多次征地也未能成功,所以学院在整治小吃街问题上就显得有力无处使,根本没办法下手。这已经是历史问题了,乱得很,没法说。”面对这样“脏、乱、差”问题严重的小吃街学校难道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吗?

是何神秘力量促使铁腕整治得以实行

“小强”倒下了。这句调侃的话语在近期内风靡了整个保山学院。小吃街的拆除整治事件一时间成了学院学生津津乐道的话题。对于小吃街正在进行的拆除整治工作保山学院的学生们看法却是莫衷一是,有对此事件拍手叫好的也有对此事件扼腕叹息的当然也不乏许多漠然对待的。但各人虽有不同的看法却都有着同样的疑惑,“一直拆不了的小吃街怎么突然就被拆了?”“学院是怎么跟那些村民达成协议的?”“背后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在推动?” 此次学院“铁腕”整治小吃街并能迅速见成效确实让人们大吃一惊。许多人纷纷感到疑惑“是怎样的神秘力量在推动着学院‘铁腕’整治?” 据原南面小吃街拆迁户李如梅介绍,此次南面小吃街能够得到快速整治拆除与学院采取的新办法密不可分。

据悉,此次学院不再采取以往的“一网式”拆除方法而是采用了“步步为营”的新办法。李如梅激动的说:“他们是一家一家地在拆啊,要是一起拆的话大家肯定就不会同意了。一家一家地拆嘛,也没有人出来对。”无疑,学院施行的新举措是南面小吃街得以快速整治的直接原因。而北面小吃街这块学院内的黄金地段却是因何原因而得以完成拆除的呢?“这是学院与山脚村合作的结果。但是学院目前也只是把小摊清理了而已,至于土地将如何处置还没有明确的结果。”

到底学院与山脚村进行了怎样的合作,北面小吃街的拆除原因真与其所说一样吗?南北小吃街的拆除情况为何会“大相径庭”?如今北面的小吃街中所有商铺已全部搬离了小吃街,而这些商铺离开学院小吃街后又将何去何从呢?记者带着种种疑问进行了多方采访,终于“拨云见日”。

同地不同权 整治效果不一般

保山学院南面小吃街整治得以顺利推进,沸沸扬扬的小吃街整治行动终于告一个段落。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此次小吃街整治行动得以顺利进行,尤其是在商铺拆迁中,保山学院院方与小商铺产权所有者达成了一比一的置换协议,按专业评估组出具的评估报告,被拆迁户将可以按照商铺评估面积在学院规划的教师住宅小区房屋建成后同等置换住房,而住房户型由被拆迁户自选。

在交谈中,记者所采访的几位当事人纷纷提到一个细节,此次拆迁,保山学院院方采取了“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策略,即拆迁补偿方案谈妥并签订一家,拆除一家。从而避免了“一刀切”所引起的不必要纠纷和群体性事件。“前面这一块地是我们家的,当初盖了五间商铺,现在除了房子连土地也被征过去了,房子一个价土地征收费另外核算。”正在拆迁现场收拾建材的村民杨志勇放下手中的工具和记者聊了起来。“因为土地和商铺是我们村民自家的,所以院方是一对一的与村民个人进行接触协商的。”

在拆迁现场,记者看到,昔日商铺林立的南面小吃街已经是瓦砾遍地、渣土成山。商铺拆迁工程已经进行了大半,几个村民正在收拾头一天刚拆除的房屋的钢筋和建材。橘红色的挖掘机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极其扎眼。问及拆迁居民的安置情况,正在收拾废弃建材的李大姐和杨大哥直起身子指了指前方的建筑群,“多数的是去投奔自己的亲戚好友去了,有的回了自己的老家。”“我们已经搬回老家了,几个兄弟姐妹都住在那个院子里,我的那间房还在,虽然挤了点儿,终究是个安身的窝,等这边房子盖好了我们就搬过来。”

“我们家共置换赔付了四套套房,其他的补偿款总计有20来万,等房子盖好了,我们就简单的装修装修把它租出去,等儿子结婚了我们再重新收回来给他做婚房。”赵阿姨的一席话解答了记者的疑惑,南面小吃街整治,院方和村民取得了双赢。

而北面小吃街却是另一番光景。就在过去的一个月,保山学院与山脚村合力整治了北面小吃街,道路上的违章建筑被全部清理。但结果却是,山脚村村民在整治清理行动结束后绕开院方单独丈量路面并规划成单间商铺出租给摊贩,让“脏、乱、差、混”的小吃街又重新火爆起来。出于学生饮食安全考虑和校园秩序的规范,保山学院院方采取了“休克疗法”,下发严令坚决禁止该院师生购买北面小吃街的食品,否则给予严厉纪律处分。在严令和强力监督之下,小摊贩一下子失去客源,食品无法出售,最后自行“撤离”小吃街,“迁徙”到学院后门对面人行道上“安营扎寨”,小吃街再度“死灰复燃”并迅速形成气候。

穿过学院教学楼便见到了那条小吃街,小摊贩已经没了踪影,与之前“摩肩接踵”的热闹情景相比,现如今只有偶尔的几个村民穿过“小吃街”赶回家中, “一骑轻尘”突兀而冷清。围墙缺口依旧没能封堵,村民依旧自由穿行整个校园。

与南面小吃街火热的拆迁场面相比,北面小吃街虽已无经营行为,但看上去总让人心中别扭。何以学院铁腕“重拳”整治两条小吃街,效果却大相径庭?红庙社区居委会杨副主任 的一席话道破了其中玄机,“那段三亩左右的路段,产权完全属于山脚自然村,是他们的集体资产。”一面是村民个人自主产权一面是集体所有产权,同地不同权,整治效果当然性的形成差别。

多方整治 小吃街艰难行往何方

“头两天一个朋友跟我说,城建和城管部门已经给后门占道经营的摊贩们下发了整治通知,要求他们近期搬离,否则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他们的占道经营、无证经营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在村民家中租房经营电动车的天天租车行老板告诉记者。在学院后门,恰逢早间下课,学院的大学生们络绎不绝的到小吃街买早点,记者随即进行采访。“太不方便了,每天早上要走那么远来买早点。虽然学校里面有八九个食堂还有超市,但是无法满足我们学生的多样化需求,虽然知道不卫生也有食品安全隐患,但我们总不能饿着肚子去上课吧。”交谈的间隙,记者看到与小食摊紧紧相连的工地开始施工,机器轰鸣,扬起的灰尘笼罩了整个小吃街。

提到整治建议时,“学校可以重新将小吃街进行规划,建立统一商铺租给商贩进行统一管理,这样不仅可以使‘脏、乱、差、混’的状况得到改善而且也方便了全校师生,一举两得。”“我们在这里卖东西是要交摊位租金的,3mX6m的规格每个月要交540元呢,其它的小摊点情况也差不多。”看着自己的小摊位,王大姐有些心疼的告诉记者。“现在在这里生意根本比不了在学校里面那会儿,一天能卖个百十块就很不错了。要是城管、城建真的来取缔,还真的不知道往哪边儿搬。”卖了十多年豆浆的杨秀芝一边卖着豆浆一边告诉记者。当问及营业执照、占道经营和食品卫生等情况时,记者采访的摊主们脸上满是难为情的笑容。

利益纠葛 小吃街乱象何时休

据在山脚村经营多年的一位知情人士爆料,山脚村与保山学院重叠的那段道路共有2.94亩,产权属于山脚村,学院每次整治都无法达到效果的原因就在于此。学校因为资金限制,无法将那块地段买下来。本来是绝对的黄金地块,就因为各方的利益纠葛,让寸土寸金的小吃街闲置在那里。据知情人士的介绍,保山学院院方与九龙超市有过协议,由九龙超市方投资2000多万盖起了现在的新食堂大楼和超市,基本可以解决全校师生的饮食和购物需求。而学校以封堵学院两边围墙,把全校师生的消费市场交予九龙超市方面作为交易条件,小吃街则不得再进行开发利用,防止出现与超市方发生竞争,争夺“客源”的不利局面。

另一方面,在学校新校址确定之前,周边的山脚和红庙两个自然村村民的进山道路就在学校内部,与学校的主干道完全重合。如果强行封闭,村民无法进山,随之将会引发各类的社会问题。从新校区建设一直到现在,解决方案就一直是学校从围墙外新修一条南北向的道路与山脚村原有的入山道路交会对接,从而解决这一难题。但红庙村与山脚村素有嫌隙,此次进山道路完全经过山脚村而且新修进山道路坡度太大,进山难度大等因素让红庙村村民直接否决了这一方案。自此,旧怨、新怨交织在一起,让山脚村与学校交界处的那道围墙缺口成了学院领导心中难以平复的“伤口”。在红庙社区居委会二楼,杨副主任为记者拨开了长久的疑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利益纠纷的背后保山学院如何处理小吃街这一“烫手山芋”,能否为学生营造一个健康方便的生活环境牵动着广大师生和社会人士的心。

谷斌 王庆永

责任编辑: 桂阳瑒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