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山频道/ 文萃保山
腾冲县和顺古镇蕴藏的巨大精神创造
2013-08-15 10:08:09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读《游和顺》后的思考

近日,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王达三先生的新著《游和顺》一书,作为云南柏联和顺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出这样一本宣传推介的书,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就是在这个再平常不过的举动背后,却有着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故事一个接着一个,一步步把古镇和顺推向云南旅游、中国旅游甚至世界旅游的前台。六年多的时间,不但达三先生本人为和顺的发展付出了大量心血,更有许许多多的业内人士倾注了他们的精力,我作为当事人之一,知道古镇和顺的今天来之不易。为此,在《游和顺》一书出版之际,我觉得有必要为古镇和顺、为达三先生、为和顺的发展倾注过精力的所有人、为保山市委、市政府坚持不懈的努力再说几句,以表达我对《游和顺》一书出版背后的许许多多像达三先生这样的为和顺发展有所付出的人的敬意。

先说说古镇和顺。实际上,和顺在保山2000多年历史长河中,镇龄不算太长,也仅600多年,但是这个古镇经历了中国历史上两大赫赫有名的封建王朝之后,又经历了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民国和60多年勃勃繁荣的中国,这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太传奇,那为什么这个仅有600多年历史的古镇如今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呢?这一点,达三先生在《第一魅力名镇诞生记》一文中已经做了很好的总结。我在这里只是对和顺的几大魅力再做一些解读和补充。一是它是面向南亚的第一镇。这个特点很重要,它不但说明了和顺的区位优势,而且也说明了在这个区位优势背后的文化资源优势,既然它是走向南亚的第一镇,那它必然是一个东西文化交融的接点,也必然在多元文化的哺育下拥有自己的文化的特点;二是它是大山环抱的休闲胜地。作为喜玛拉雅南缘横断山中腾冲的一个很小很小的盘地,和顺和其它云南的小镇一样,拥有自己的包涵山水、人文的生态系统,这个系统内的自然与自然,自然与人文,人文与人文必然呈现出一派“人类学的奇境”,这种以大山大河为符号,以田园牧歌为状态的景致,必然是当今忙忙碌碌的人们向往的世外桃源。三是它是大马帮驮来的翡翠之乡。翡翠这种自然之物在内化为中华民族的精神道德过程中,它的价值体系之外流血流汗的远行,是它拥有巨大的诱惑的理由之一。为了让家乡的亲人过上和谐幸福的生活,远行的背后的传奇是那么的诱人,而这些传奇中的人物,为今天的和顺造就了亦商、亦儒、亦农、亦侨的生活方式,这在江南地区或许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不毛”的横断山区,这确实是个奇迹,同时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当市场经济已经把我们很多值得称道的传统价值分割得难以触目的今天,古镇和顺在表现出它与时俱进的发展变化的同时,把这种人类共同期盼的生活态度依然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成了我们今天不可多得的精神遗产,这从每一个小巷、每一家宗祠、每一个庙宇,以及包括艾思奇这样的“人民哲学家”在内的每一个人物,以及全国最大的乡村图书馆,我们都可以体味得到这种价值的存在。四是它是汉文化与西方文化、南亚文化交融的窗口。我在第一大特点中已从和顺的区位谈过一些关于和顺文化的成因,在这里我还想说,作为和顺文化最典型的符号之一的和顺的中国乡村建筑,是一个与中华民族主流文化相对应的古民居构建,除了粉墙黛瓦的神韵和小桥流水的风景,你还能看到中华文明中仁、义、礼、智、信的核心元素,看到那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秩序,且不说以这些核心元素为价值取向和价值追求的精神包涵了多少合理性,亦或是对还是错,仅从它的存在,我们似乎都能看到和顺若隐若现的魅力,再加上南亚“和合”文化、南亚人苦行的精神,以及西方文艺复兴之后的西方文化精神,可以说文化的各个来源都成了和顺传奇的灵魂。五是它是西南丝绸古道上最大的侨乡。西南丝绸古道是中华文明传输的大动脉,作为边镜地区的小镇和顺,正是得益于这根粗壮的脉管输来了太多的营养,但和顺并不保守,它更想让这些滋养人类的精神食粮送得更远,从这个意义上说,“走夷方”的边境人生并不仅是为了生存,也不仅是为了冒险,而是为了一种民族价值精神的远播。于是,“六千居民万人侨”成了和顺区别于中国其它任何一个侨乡的特点。六是它是六千居民和谐生活的古镇景象。这一特点可以说是前面五个特点的总结,它把前面五大特点融入了当今和顺人活生生的生活当中,让今天的和顺变而不乱,和而不紊,这不仅是和顺人民的一种生活态度,更是我们共产党人为人民群众所致力追求的一种生活境界,因而它在典型中也就有了普遍性的意义。

再说说达三其人。和达三先生相识可以说很久,这种“久”不仅仅是时间的距离,而是与和顺的机缘,可以说六年多的时间,我的很多项工作,几乎都与和顺沾得上边,于是就有了和达三先生六年多来的新友旧故的感觉,因而我就总是说与达三先生是老朋友了。这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和顺而奋力工作的一种欣慰表达,因为和顺为此而获得超乎我们想象的名声。因此,我对达三先生也就在朋友的基础上有了一种敬佩的超越。他是怎样的人,是一个官员,不是,至少近年来他已不在官场,但他仍有领导的气魄。从过政,又经商的达三先生,把他在政界培养出来的那种做大事的气魄用在了和顺的开发上。是的,尽管多年以前,保山像抓烟草一样抓旅游文化产业,但和顺毕竟不在江南,而是在中国一个遥远的被人们称之“不毛”之地的西南角上,尽管和顺很美,美得让达三先生“第一次到和顺就被它迷倒”,但要使它成为一个被中国人知晓,被外国人知晓的旅游目的地,在当时确实是需要有气魄的。因为按照经济学的常识,要想在和顺让游客掏钱,那个时候任何人心里都没有这个底。因为那个时候,即使是云南的人,也不一定对和顺这个名字了解多少。一个深埋在岁月深处的古镇,一个连很多云南人都不一定知道的地方,要想搞旅游,没有一点领导者、管理者的大气魄,没有一点远见卓识,恐怕是不可能做到的。可是,正是在被别人认为做不到的地方,达三先生有他远见的目光,看到了和顺之前景,和顺就这样成了达三先生倾其一生的心爱。除领导人的气魄之外,达三先生更具备的是一双识宝的慧眼,这从达三先生这几年来倒背如流、如数家珍的对和顺的讲述中可见一般。达三先生的命运和和顺的命运联系到了一起,因为和顺人亦儒、亦商的品格,也是达三先生的品格,因此可以这样说,达三先生命中注定是一个和顺人,因为和顺人的品格和达三先生的品格不谋而合地重叠着。而且达三先生用他那双商人的眼睛,看到了这块能够很快形成资本,带来现金流的旅游文化资源,他要在不知不觉中把它资产化资本化,为游客提供一个美好的去处,为企业提供一个可以带来利润的景区,为自己后半生提供一个晚年检视人生的好地方。当然,首要之举还是能再为公司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在为和顺创造符合当前价值观的精神价值。最后还得补充一点,达三先生还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素养的人,既使不说他是文化人,他身上也具有所有文化人所具备的品质。这从达三先生这本《游和顺》中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从他对和顺文化的熟悉程度中可以看得出来,从他进入和顺那一天起对和顺的热爱可以看得出来。著名学者于丹在她的《中华文化中的和与顺》中这样说:“这是一个可以让我的心回到自己的地方”,从达三先生对和顺的态度来看,他正是带着中华文化中的“和与顺”的传统价值观与和顺融为一体的,在我与他的无数次接触中,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这种品质。其实,达三先生在和顺一干近七年,不经意间已是花甲,我觉得,旅游者看和顺,知道和顺今天来之不易的人是一定会把达三先生也当作和顺的一种景致来对待的。

最后说说地方党委、政府的不懈努力。实际上,和顺之所以走到今天,走出了一大片意想不到的天地,与保山的各级党委政府的不懈努力是分不开的。首先我觉得我们市、县两级党委政府看准了旅游文化产业这个在今天备受推崇的低碳产业,并作为现代服务业中的首要任务坚持不懈地抓,不论哪届党委政府都从来没有因为这一产业对财政贡献不是太大而忽视这一产业,这也是和顺能够一路风雨走过来的原因所在。和顺当然也没有令地方党委政府失望,它在旅游资源的生态化、生态资源的资产化、生态资产的资本化路途中,始终按照“保护风貌、浮现文化、适度配套、和谐发展”的模式,与时俱进地向前,正因为这种模式的选择,和顺才有了“尊重历史、凸现文化”这样的在全国小镇发展中值得借鉴的和顺经验,也才能够评上中国“第一魅力名镇”。梳理一下这六年多来地方党委政府投在和顺的精力,我觉得我们无愧于这片土地,这块土地也没有愧对我们的付出。

最后说一句,让我们在《游和顺》的阅读和在和顺小巷的行走体验中,使我们简单且有些枯燥的生活得到温暖的补充,用崔永元的话说“带上这本书游和顺,您一定不会想家”。这就是温暖带给我们的感觉,这就是和顺古镇蕴藏的精神创造。再用苏东坡的那句话来结束我读《游和顺》之后的思考,这也算是我作为一个故乡人,对和顺古镇蕴藏的巨大精神创造的一句感言:“此心安处是吾乡”。

愿古镇和顺成为中国人的和顺,成为天下人的和顺。

蔺斯鹰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