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山频道/ 文萃保山
保山文化掌故二则
2013-08-15 10:06:4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潞江坝瘴气】

旧时,保山境内的瘴气如龙陵与施甸交界处的惠通桥以东至孟兴境内,以及昌宁县内的柯街坝、湾甸坝等热区均有分布。但尤以潞江坝为最。

潞江西岸的高黎贡山一带,寒暖不均,气候极为恶劣,瘴气危害极其厉害。每年阴历6至9月间,正值雨季,乍晴乍雨,冷热不均。当大雨初晴,低湿之地时常出现离地而起的浓烟,且有黑白二色。黑烟比白烟毒性较大,人嗅此烟即中毒,数日后牙齿、指甲俱黑。轻者昏迷,加之目眩腹痛;重者手脚麻木,发高烧而致昏迷。染此病者死亡率较高。所以当地曾有“要去潞江坝,先把老婆嫁”的民谣。在瘴气肆虐几个月内,如不小心,被雨淋湿后又遇太阳暴晒,极易患头疼病;或因不慎,行人触及早晨草丛中的露水,即腐烂起泡,导致黄水溢出。染病期间,忌食毛竹笋及新出粮米,如误食之,易发疟疾、头痛、腹胀等病。

民间救治瘴气病的方法比较多,如治高烧昏迷不醒者,用麝香、辣椒、蒜头、头发、鸦片烟与猪栏内之秽土混和,紧包贴脐部及两手脉门,热即渐退(12小时内,忌食辣椒、酸冷等物);如热不退,用小土罐,内烧草纸,由脊柱等二块骨刮至脐部,连刮三次,然后用小刀割开,体内黄水流出后即愈。

虽然如此,但路过潞江坝的行人死于瘴气病的人仍频繁发生。1942年,日军入侵滇西时,中国远征军受命在潞江沿岸驻守江防,常遭遇瘴气袭击,“受瘴毒病者”,时有发生(民国县志)。

为了回避瘴气的侵扰,当地人除了傣族群众仍一年四季坚持在坝子生活外,汉族群众则采取“山坝两地分居”的办法,在山上建有常年居住的家,农忙时下坝耕种,耕种结束即回山里住。这样,既回避了酷热难熬的坝中气候,也避免了瘴气病的发生。这种现状一直到解放后才得到改变。

从解放初期开始,经人民政府组织医疗人员采取多种措施进行科学的防疫根治后,潞江坝的瘴气病即陆续绝迹。

【保山“八戒庙”】

保山“八戒庙”在隆阳区板桥镇北部西庄村内。村名原叫"高老庄",后改名为西庄村。寺庙以传说中的猪八戒为崇拜偶像,村民长年敬俸,香火不断。原庙约形成于明朝中后期。

据西庄村张氏祖谱记载:村内的高氏、戴氏、张氏、董氏家族属江苏淮安人,于明中后期迁入此地。高老庄居民在入村定居之前,属荆棘丛生、野兽频出的蛮荒之地,所耕种的庄稼常遭遇野猪的袭击,使入迁居民苦不堪言。当地土著居民告诉他们,这里在很久以前就出过一个猪妖怪,住在云栈洞,经常出来骚扰百姓,搞得附近村寨终日不得安生。为逃避野猪的骚扰,许多人家都搬走到不远的七拜村(今妻贤村)去住了。土著居民还讲述了猪妖娶高氏小姐为妻的许多民间传奇故事。为了能平安地定居下来,入迁居民集体许愿祝福:如猪妖不作怪,村民可塑下神像,世代供奉。由于偶然的原因,第二年所种下的庄稼果然平安无事。于是“猪神”崇拜的观念很快在移民中扎下根来。不久便在村里修起了一座猪神庙宇。同时,鉴于移民初来乍到,不适应当地环境,常与土著居民闹矛盾,因此,移民中有文化的读书人,专门拟订出规范自身行为的民约,并将佛教中有关“酒、色、财、贪、嫖、淫、逆(忤逆不孝)、盗”等禁律归纳为“八条戒律”,叫村民共同遵守,以此纯洁人际关系,达到“人神同遵,互不相扰;和谐共处,同为一家”的目的。由于读书人对自然崇拜和宗教观念的有意张扬,“猪神”崇拜的影响逐步被扩展、升级。为进一步加深崇拜态度的虔诚,村民们把凡是猪神闹过的地方,都以“八戒”命名,如村后的一些山梁分别被取名为“八戒箐、八戒地、八戒洞”;所供奉的猪神亦被呼之为“猪八戒”。据当地的老人讲,移民入住之前的土著居民祖上世代有传说:大唐和尚玄奘西去印度(有些专家学者也有此一说:唐玄奘取经结束,回归的路线是由印度绕缅甸进滇西沿西南丝绸古道回国的)时,曾在高老庄住过。后来,根据这一传说,移民们遂把高老庄易名为“西庄”,以此纪念高僧玄奘,永保吉祥平安。从此西庄村香火不绝、世代敬奉的“猪八戒”庙,正是在这种自然和宗教双重崇拜观念的心理背景下产生的。

西庄村的祖先在明中后期由江苏淮安迁入此地后,不断有人回家探亲,并把家乡有关“猪八戒”的传说故事讲给了同是淮安人的吴承恩。村民们说,吴承恩(约1500—1582。明小说家,江苏淮安人。自幼喜爱神话故事。在科举中屡遭挫折,嘉靖中补贡生。嘉靖末隆庆初任浙江长兴县县丞。因宦途困顿,晚年绝意仕进,专意著述。并在前人作品和民间传说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写出了富有积极浪漫主义精神的著名长篇小说《西游记》。)于明万历年间(1592年)出版的小说《西游记》中“观音院唐僧脱难,高老庄大圣除魔”一回所述故事,几乎与村民所讲传说如出一辙。其中涉及的地名如“云栈洞”,即卧佛寺后山上的岩洞,至今仍是原名。以及相关的诸如附近“魔掌村”(现为磨掌村。村民传说,此是当年妖魔闹得最凶的地方,故名“魔掌”)、白庙(现为北庙。实际上是“白马庙”之略称,据说是为纪念玄奘所骑的白龙马而建盖的)等地名,无不与传说故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苏加祥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