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山频道/ 文萃保山
松山战役
2013-08-15 10:02:0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一、简况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以大量兵力和装备进攻东南亚各国和太平洋诸岛。国际反法西斯联盟决定成立包括中国、泰国、越南、缅甸在内的中国战区。同时,组成了10万人的“中国远征军”于1942年3月赴缅配合英军与日决战。“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后,虽在一些地区严重地打击了日军,但英军缺乏防御缅甸的决心和信心,故和中国军队配合不力,加之其他原因,致使中国军队孤军作战,连连受挫,而这种局面却使日军乘隙北上,迅速逼近中缅边境,控制了滇缅公路。接着于1942年5月3日越过畹町河入侵我国云南省,占领我国边防重镇—畹町镇。从此中国西南防线被突破,原本是抗日大后方的滇西随即变成抗日的前线。

松山为高黎贡山支脉,位于龙陵县东北部的腊勐乡境内,雄踞于怒江西岸,其山状略呈“T”形,主峰海拔2019.8米,前临深谷,背连大坡,旁山起伏于足下,有遗世独立之概。松山地理位置险要,其东距惠通桥22公里,西至龙陵约39公里,是惠通桥至龙陵的咽喉,也是滇缅公路出入滇西地区的咽喉要地。松山战役遗址由诸个峰峦组成,南为鹰蹲山,北为黄土坡,隆起于中者为松山,山后稍低者为小松山,自小松山倾斜面衍平者为大垭口,复稍斜而上者为滚龙坡。1938年修筑的滇缅公路从滚龙坡经大垭口环绕松山蜿蜒至谷底,长达43公里,松山顶峰炮火可控制怒江两岸公路70余公里,是天然的军事要塞,易守难攻,被西方记者称之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东方的直布罗陀”。

1942年日军占领该地,派第56师团第113联队主力3千余人以山顶为中心,沿公路东至惠通桥、西至镇安街,修筑了一个纵深达数十公里的强大防御体系,设置主峰子高地、滚龙坡、大哑口、长岭岗4个能独立作战的坚固据点,与中国军队隔江对峙。松山工事完全按照永久性作战需要构筑,极为坚固复杂,甚至连坦克也能在地堡里开进开出。即使重炮轰击或飞机轰炸,数枚500磅重型炸弹直接命中也不会使工事内部受到损害。河边总司令在写给日本南方军总司令的报告中称:“松山工事的坚定性足以抵御任何程度的猛烈攻击,并可坚守11个月以上。”阵地上还配有山炮、战车、汽车,设有医院、慰安所,地下有电话、通讯、供水、照明等设施,粮株弹药充足。所以56师113联队主力虽3000余人,却是一支能独立作战的劲旅。日军凭传统的武士道精神,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顽固信念,56师团长松山佑三中将就发出狂言:“中国军队不牺牲10万人休想攻取松山”。

1944年6月,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奉命反攻松山,拉开了“松山战役”的序幕。我远征军先后投入两个军约四万人的兵力,历经较有规模和悲壮的大战十次,小战上百次,具体战役情况如下:

一战松山——“浴血反攻,得失参半”(1944年6月4日至7月1日)

1944年6月4日第十一集团军71军新28师82团团长黄文徽奉命指挥第一营向松山外围阵地竹子坡发起攻击,午后占领竹子坡,遗敌逃亡松山。远征军伤亡13人,日军伤亡30人。6月5日,黄文徽继续率领该团官兵向腊勐街守敌发起攻击,守敌拼死抵抗,终不支退守鹰蹲山,82团占领腊勐街。随后,82团乘胜在炮兵支援下,以第三营攻击鹰蹲山阵地。鹰蹲山有六七十度陡坡,到处是暗堡,为松山主峰屏障。远征军进入阵地100米内日军才突然开火。冲击山顶的第三营仅一个排的人生还。东岸山炮营支援下82团另两次山顶冲峰均遭失败。83团一部破坏了淘金河公路桥梁,切断龙陵日军增援通路。第82团再次报告日军偷袭未遂险情,建议通报各部保持高度警觉。

6月6日,82团在黄文微率领下再次攻击鹰蹲山,并调2具美式“巴祖卡”火箭筒、3具M2火焰喷射器两种新式武器。步兵越过铁丝网,冲上山顶,与日军肉搏。但反斜面及松山日军炮火向山顶轰击,我方撤出战斗。7连梁连长、9连李连长阵亡,全团伤亡50余人,计日军伤亡不下于此。另83团3营推进至滚龙坡前。

6月7日82团夺取鹰蹲山前沿阵地,日军队长被炸断腿自杀。6月8—20日,总体战事陷入僵局。13日,82团派出小股兵力在向导带领下破坏日军由黄土坡至大垭口、鹰蹲山供水管。15日至17日,占领鹰蹲山山顶大部,夺大堡垒2个,小堡垒7个。20日,82团、83团最后一次攻击并完全占领鹰蹲山,历时15天,敌人遗尸70余具,中国远征军各部伤亡1600多人,攻势日衰。

6月中旬龙陵雨季来临,山洪暴发,怒江江面涨宽一倍,交通断绝,山道泥泞,骡马、飞机均不能行。无后勤保障,远征军军心动摇,攻势颓退,虽人数占优,但天时地利不利,背水一战,交通受阻,大雨滂沱,进攻困难。21日,卫立煌、宋希濂都认识到原计划中处于次要位置的松山已成为关键,松山不克,则可能全线崩溃。遂令71军钟彬军长率新28师84团主力,转至松山督战指挥。6月22—23日,71军军长部署第6军新39师117团、71军新28师82、83、84团1营、71军山炮连攻击松山日军。伤亡甚重。27日,钟彬令刘又军为前线指挥官,以117团、炮1团最后一次步炮协同攻击,失利。到7月初第8军接防为止,攻下了日军竹子坡、腊勐街、鹰蹲山几个支撑点,71军第28师、第6军新39师117团伤亡近1700人(士兵阵亡805人,伤763人;军官阵亡50人,伤108人),毙伤日军596人。而6月28日,日军第二百四十飞行战队的六架飞机给守备队空投了弹药补给,这是松山战役以来日军飞机首次出现,日军士气大受鼓舞。

二战松山——“及时易将,重定目标”(1944年7月2日至7月4日)

1944年6月30日,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决心由远征军总预备队新编第8军担任松山攻击,令第8军军长何绍周接替71军军长钟彬,完成指挥权交接。7月1日,何绍周抵达,至此,第8军接替了攻打松山的任务。7月2日至6日,第8军主攻松山子高地受挫,但占领北侧阵地(后爆破子高地坑道即由此处往前开挖)。何绍周召开营以上作战会议。最重要的决定,是由直攻改为从滚龙坡侧击。此后一劈到底,再未改变。

三战松山——“得而复失,战术改进”(1944年7月7日至7月11日)

1944年7月7日开始,第82师246团进攻滚龙坡,一举攻占了丙高地、乙高地,但丁、戊两高地上的敌堡垒难以攻克,敌人从斜面反扑,阵地得而复失。其他部攻大垭口、子高地未果退回。后何绍周在前线召集师团长会议,进行战术改进:不能仅以占领制高点为目标,须攻克堡垒,全歼守敌。具体方法是:采取限制目标攻击法,逐步攻略,避免一举突贯;以占领高地棱线为满足,绝对禁止突下反斜面,以免被袭;以有力之兵占领敌工一中,逐步严密肃敌;必以炮火先行破坏敌堡。进攻重点仍是滚龙坡,再逐步推进。

四战松山——“先行软化,再行攻略”(1944年7月12日至7月19日)

7月12日开始,103师307团,82师246团,荣3团、荣2团第3营,攻击滚龙坡、大垭口、子高地未果且伤亡惨重。7月14日,何绍周电告东岸炮兵调整战术,改区域性轰炸为限制目标,精度射击,定点破坏。至此确立对敌阵地“先行软化,再行攻略”方针,决定部队准备1周后再行攻击。

五战松山——“联合作战,成效显著”(1944年7月20日至7月25日)

7月20日开始,103师307、308团,82师246团,荣2团第3营,夺取了滚龙坡丙、丁、庚高地。军长何绍周将指挥所设在竹子坡,卫立煌也2次亲临。20日,日军联队长要求113联队副官真锅邦人必要时烧掉军旗。日军打算偷袭我军指挥部,但未成功。21日,日军本道阵地守备队长井上要次郎中炮毙命。据日方资料记载,至22日,本道阵地遭炮火连续轰击,落弹超过了8000发。23日,15架日机空降物资,第8军命令炮兵转移火力,步兵突击,展开了中国近代战争史上罕见的步、炮、空等诸兵种联合攻击作战。至24日占领了丙、丁高地。25日晨,第8军再次对滚龙坡发起全面总攻,继任仅5天的日军本道阵地守备队长松尾良种中尉被炸死。

六战松山——“同归于尽,斩断敌首”(1944年7月26日至8月2日)

7月26日开始,中国远征军集中炮火向滚龙坡阵地攻击,战壕几乎被填平,日军再也无力修复。27日至31日,连日大雨,炮兵、步兵难以实施战斗协同,作战环境恶劣,远征军损失惨重,但还是占领了滚龙坡丙、丁、庚等高地。8月1日,何绍周令71军山炮营2连组成“单炮敢死队”,推进至阵前300米摧毁堡垒远征军炮击日本本道阵地2个多小时,阵地被炸毁,日军被斩杀殆尽。8月2日,何绍周被迫下令炮击已高地,我军246团几十士兵与日军短兵相接,互掷手榴弹,继以刺刀肉搏,甚为惨烈,最终双方同归于我方炮火,终于占领滚龙坡,斩断敌阵之首。攻克滚龙坡从6月6日开始至8月3日,历时57天,中国远征军伤亡官兵1352人,占全部参战人数35%。

七战松山——“破釜沉舟,运筹帷幄”(1944年8月3日至8月19日)

8月3日,蒋介石严令卫立煌转第8军于9月上旬克服松山,“如果违限不克,军、师、团长应以贻误戎机领罪!”。何绍周遂召集众将开会,决定对子高地实施“坑道爆破”。8月4日,炮兵开始软化小松山日军阵地。8月7日,为掩护坑道作业而进行的牵制性攻击,伤亡颇重。日军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下令重伤员自杀,遭抵制。日军派出小队夜袭,炸毁我方4门火炮。12日,击毁敌机一架,并占领大垭口阵地。13日,307团前锋夜袭大寨,下士班长张学成带3名战士冲入敌113联队司令部,缴获日军113联队关防印鉴。15日起,敌预感我方爆破子高地意图。17日,原守保山机场的荣3团3营归建。18日,敌机21架轰炸惠通桥。19日晨,我方将美军从加拿大用飞机调来的120箱、共3000公斤美制TNT烈性炸药装入子高地敌堡下两个药室。

八战松山——“千钧一发,寻求支援”(1944年8月20日至8月27日)

8月20日,卫立煌、宋希濂及美国将领、高级顾问至竹子坡观战。预定9:00起爆,因荣3团佯攻未撤而推迟。9点15分,军长何绍周在竹子坡通过电话下令起爆。敌主峰碉堡被冲起数米,烟柱一两百米高,如同火山爆发。荣3团、82师245团、103师第308、307团,夺取松山子高地,并击退两次敌偷袭。23日,日军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销毁掩埋了光学器材、被服、阵亡者遗骨、文书,日军最终退去。

九战松山——“万众一心,奋起抗争”(1944年8月28日至9月1日)

8月28日开始,远征军松山主峰诸高地及大寨一部发起攻击。29日,日军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被我方炮击活埋。309团损失颇重。30日,拉孟守备队向56师团发出求援电报。31日,我军清剿隐蔽工事内之残敌。309团占领4、5号高地。

十战松山——“背水一战,松山光复”(1944年9月2日至9月7日)

9月2日,第8军指挥部推进到子高地。清晨6点,何绍周电话命令各部限本日肃清松山之敌,准备通车。午后1时,何绍周转各部卫立煌“申未冬”严令:“松山残余之敌为数甚少;目前全局成败,转捩点全在松山;限该军于本日将松山及大寨之敌全部肃清,不得藉口先后及顾虑任何牺牲;如逾限未能达成任务,着将负责之师长、团一起押解长官部,以军法从事,该军长亦不能辞其责”!307、308团完全攻占大寨。深夜,第8军司令部下达次日最后歼灭全部日军令,103师师长熊绶春为左兵团指挥;82师副师长王景渊为右兵团指挥。另以245团为松山既占地区守备队,副军长李弥统一指挥守备队及右兵团。

9月3日,第309团占领3号高地一座堡垒。当夜,日军组织兵力猛烈反扑,阵地得而复失。卫立煌电令第8军枪毙第309团团长陈永思。9月4日,何绍周令王光炜代理第309团指挥,与陈永思一道率“敢死队”攻占3号高地堡垒。当夜,再次遭到日军偷袭,阵地丢失,部队被冲散。荣3团团长赵发毕率20余名兵力驰援。9月5日,荣3团与第309团将3号高地反扑之敌击退。第307团(附第246团加强连和第103师工兵连、搜索连)、第308团攻克黄家水井。第8军调怒江东岸第244团第1营增援。当夜,松山日军陆续向第56师团发出“最后处置”情况和“诀别”电报。9月6日,第244团第1营抵达战场,接替完备阵地。第245团与荣3团合力攻占3号高地。日军命令重伤员自杀,并残忍杀害部分朝鲜慰安妇。9月7日凌晨,真锅邦人命令木下昌已准备出逃。远征军全力聚歼1、2、3号高地及马鹿塘残余之敌。真锅邦人焚烧军旗后独自发起“死亡冲锋”,被远征军击毙。至此,松山战役从1944年6月4日开始进攻,至9月7日克复松山,远征军苦战3个月零3天,松山战役取得完全胜利。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