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山频道/ 小城悟语
追忆母亲
2013-08-14 17:36:2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母亲已经去世,今天满整整三年,对母亲的思念魂牵梦绕,越来越浓,可以说一天也没有减少过,脑海里时常浮现母亲在世时的情景。母亲原是昌宁县鸡飞乡珠山村施家寨人氏,她生于1931年7月,由于家境极为贫困,她儿时未上过学。1950年滇西大山怀抱中的昌宁县得以解放,父母积极参加打土豪分田地和农村合作化及社会主义建设,母亲和小她六岁的父亲结婚,她们一生生育了我们兄妹四人。

刚刚解放,贫苦大众获得新生,我的父母在农村土地改革、合作化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积极进步,成为老家那一片区乡的青年模范,母亲她还是区乡第一个入团、入党的青年妇女。1959年父母她们双双被当时的昌宁县委选调到离县城不远的右文一个馒头形的小山脚下建昌宁县粮种场,父亲还被县委直接任命为场长。初建场,场领导、技术员和工人达八十多人。始建初期,征收土地,筑路建房,田地土壤改造、选育籽种等初期创业,各方面都很艰难,加之,国家困难时期,新建场,万事开头难,母亲她团结工友,模范带头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父亲的工作,短短几年,硬是在一无所有的丘陵荒坝上建起一个新农场。

1961年,国家处于极度困难时期,在这磨难困苦的艰难岁月里属壁上土牛的我于5月26日(农历四月初八)的深夜降生到人世间。到我懂事时,母亲给我讲,我出生的那夜,前半夜粮种场召开春夏开秧门动员大会,后半夜约一点到两点左右我出生,待我和母亲座月子满月那天,恰巧关秧门。兄妹四人中我排行老三,我的两个哥哥是在老家珠山出生的,童年时代他们随我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成长,我和妹妹在右文粮种场出生,母亲对我要求很严格,时常教育我要孝敬父母老人,宽待兄妹,团结伙伴朋友,有时她也会讲一些民间传说故事来指点感化妹妹和我。六、七十年代,物资极为匮乏,计划经济供给什么都用票,粮种场实行记评公分年终结算制,场内粮、油、肉及其它食品都按场内的供给能力按劳动力定人定额分配结算,父母节衣缩食,分到的食物要分一份送回老家给两个哥哥和爷爷奶奶,留下少的一份我们自己吃,后来父亲调出粮种场后,我们分到的食品就少了一个劳动力的一份,特别是分肉吃的时候,母亲给儿女分留几份后,所剩无几,母亲只有自己不吃来满足我们一月吃一次肉,来解我们儿女祈盼吃肉的馋嘴,她用那爱抚慈祥的目光看着我们在津津有味的吃肉,而自己却在一边吃白开水冲泡的光饭。

我能记事起,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粮种场的文化大革命和全国各地一样,也是轰轰烈烈的,父亲从当权派到靠边站,成为批斗对象,全县集中来到粮种场的反动学术权威等九种人由他领着上山砍柴,下田劳动。随着文革的深入,粮种场大部分工人下放农村,有的回原籍,少数人员留场办农中,母亲作为批斗对象的家属留场观察。好像是1967--1971年下半年,下放农村、回原籍的工人大部分陆陆续续的返回,粮种场又重新开办起来,我父亲也被重新任命为场长,但是,文革在这个小场给他心灵中的创伤已无法抹平,三十五岁的他向县委报名到老挝援老修路,他和昌宁出征的二百五十多名民工到抗美援老前线去支援世界革命。母亲用她那瘦小的身体担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也就是这个时期,母亲凭借她的智慧和人缘把在老家农村的两个哥哥的户籍转到了粮种场,一家人才得以在母亲的呵护下一起生活。

母亲虽然目不识丁,但她心灵手巧,人缘极好。兄妹团聚了,但是,分到的粮食、油、肉等食品对于正在长身体的我们兄妹几人就根本不够吃,母亲就教我们在山上私下开荒种地,自己种玉米、南瓜、辣椒、蔬菜,上山找野菜、菌子、鸡纵,下坝捉鱼拿黄鳝,养鸡养兔,自己做酱菜果脯来改善生活。在粮种场的孩子中,我们兄妹几个是捉鱼拿黄鳝的高手,是养鸡养兔的能手。我们家做的酱菜果脯最好吃,其中做的酸梨干在右文一带出了名,吃味可与巍山、腾冲果脯相媲美,我们还把它邮寄给父亲到老挝前线。母亲教我们做的酸辣鱼是我这一生中吃过鱼的最好味道,我们把捉拿到的小鱼、黄鳝、沙鳅、泥鳅、马头鱼混在一起剖腹洗干净,缺油就用青姜片擦锅后用瓜叶抹一下,再把鱼儿放到大铁锅里用微火烤焙出来后装起来,然后用木瓜丝、青椒丝、香葱、青姜、花椒作原料炒烩成酸辣鱼。鱼少的时候也烩一大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得满头大汗、咂嘴咂舌的,一顿饭就全部吃完了。有时会捉到七、八斤鱼,鱼多了,母亲就教我们统一炒烩,等到酸辣鱼冷凉后装入空的酱菜罐子里面,放到阴凉的地方,每天做饭时再掏一大碗出来蒸在饭上,这样味道更好,既方便又快捷,我们可以天天吃到美餐。那种甘香的鱼肉、酸香的烩鱼汁能使你满口生津、舒坦至极,那种美味让我至今难以忘怀。儿时的往事,在我年幼的心灵中留下很多美好的印象,很多都还历历在目……。

岁月像无情的江河一般流逝,我在颠沛流离中也年逾不惑。在故乡昌宁工作十多年后,被组织交流到龙陵县任领导,又从龙陵县调任市直单位当领导。无论岗位怎样变,工作多么忙碌,虽然少了一些对父母尽孝服侍,可是母亲教我的人生第一句话,到说好每一句话和教我的人生第一步,到走好每一步,我都牢牢记在心间。“人生是曲折磨难的一生,只要你有坚强的信念和意志,用心过好每一天,在人生转折点把握好,上学时遇到一位好老师,工作时遇到一个好师傅,成家时遇到一个好伴侣,你就能平安幸福的过一生……。”母亲这些平凡的语言,用她历练的人生,朴素而富有哲理的语言教育我,是她的母爱和无私的赋予,激励和鞭策着我奋斗进取,快乐充实豁达的工作生活。

母亲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的心间,在母亲的身上我学到了吃苦耐劳、勤劳勇敢、拼搏奋斗、坚忍不拔的精神;在母亲的身上我学到了艰苦节约,严于律己、自爱廉洁、正气做人的品格;在母亲的身上我学到了豁达包容,宽怀待人、仁爱爱人,博爱他人的情怀……。

母亲虽然离开了我们,可她的品格和精神,将带我走完属于我自己的一生!

张绍荣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